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全文免費閱讀 作品大全
北境戰神楊天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3818 人在讀
第1章“少帥,請務必和我們回去,楊家需要您去主持大局。”“您父親已經發出命令,務必讓您回家,您若不回去,我們不好交待啊。”一輛經過偽裝的軍用吉普內,後排坐著一個星目劍眉的青年男子。車窗外,一名老者,對他苦苦哀求。楊天坐於吉普車副駕駛,神情漠然。“我就是一個孤兒的命,十多年前他將我丟棄,從那時起我便不再是他兒子,當初他把我像條狗一樣丟掉,現在憑一句話就想讓我回去,當我楊天是什麼人?”“少帥......”“開車!”冷峻的
最新更新: 第3863章
至尊戰神楊天林雪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3809 人在讀
第1章“少帥,請務必和我們回去,楊家需要您去主持大局。”“您父親已經發出命令,務必讓您回家,您若不回去,我們不好交待啊。”一輛經過偽裝的軍用吉普內,後排坐著一個星目劍眉的青年男子。車窗外,一名老者,對他苦苦哀求。楊天坐於吉普車副駕駛,神情漠然。“我就是一個孤兒的命,十多年前他將我丟棄,從那時起我便不再是他兒子,當初他把我像條狗一樣丟掉,現在憑一句話就想讓我回去,當我楊天是什麼人?”“少帥......”“開車!”冷峻的
最新更新: 第3863章
北境強龍楊天林雪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3672 人在讀
第1章“少帥,請務必和我們回去,楊家需要您去主持大局。”“您父親已經發出命令,務必讓您回家,您若不回去,我們不好交待啊。”一輛經過偽裝的軍用吉普內,後排坐著一個星目劍眉的青年男子。車窗外,一名老者,對他苦苦哀求。楊天坐於吉普車副駕駛,神情漠然。“我就是一個孤兒的命,十多年前他將我丟棄,從那時起我便不再是他兒子,當初他把我像條狗一樣丟掉,現在憑一句話就想讓我回去,當我楊天是什麼人?”“少帥......”“開車!”冷峻的
最新更新: 第3863章
冷陌寒和淩筱暮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2358 人在讀
【萌寶+女強男強+寵妻】不近女色的冷爺,突然帶回五個私生子,孩子媽還是小診所醫生。 眾千金大呼:“這種女人哪裡配得上冷爺?” 就連冷爺都說:“我家夫人膽子小,見識少,你們彆欺負她!” 後來一番操作馬甲掉後,大家發現,她是醫學大拿,黑客第一,著名編劇,時尚界大佬…… 冷爺把她圈在角落,“老婆,你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?” 她媚眼一勾,“冷爺,我又懷孕了。”
軒轅英雄林以衣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1862 人在讀
大昌市。一月,大寒。雪粒飄舞,寒風呼嘯。上萬軍人不懼嚴寒排列成為兩個整齊的方陣,緩緩注視著一架軍機從天而降。當軍機艙門打開的那一刻,一聲號令響起:“敬禮!!!”上萬軍人猛地立正停止身軀,朝著飛機艙門抬手敬禮。一個孤傲的身影出現在了艙門口。他踏碎舷梯上凝結的冰霜,一步步沉穩地走下舷梯步入軍人方陣之中。嚴寒之中,上萬軍人口鼻之中熱氣不斷撥出,所有軍人都激動、尊敬、崇拜地望著緩緩走來的這個男人。他叫軒轅英雄!複姓軒
霍司爵溫翔翔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128 人在讀
霍氏集團總裁的老婆死了後,有人發現他從良了,不再沾花惹草,誠誠懇懇的帶著兒子過日子。直到有一天,他新聘請的家庭醫生上了門。霍總端著那張傳說中已經從良的臉,目光就跟刀子似的。家庭醫生落荒而逃。兩個月後,家庭醫生成功上位。“霍太太,你是怎麼讓霍總打開心扉的?走出對亡妻的思念呢?”“嗬嗬,很簡單,娶一還送二了!”新娘忿忿然又拉出了兩個新郎高配的縮小版!!
【萌寶+女強男強+寵妻】不近女色的冷爺,突然帶回五個私生子,孩子媽還是小診所醫生。 眾千金大呼:“這種女人哪裡配得上冷爺?” 就連冷爺都說:“我家夫人膽子小,見識少,你們彆欺負她!” 後來一番操作馬甲掉後,大家發現,她是醫學大拿,黑客第一,著名編劇,時尚界大佬…… 冷爺把她圈在角落,“老婆,你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?” 她媚眼一勾,“冷爺,我又懷孕了。”
葉凡唐若雪醫婿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73 人在讀
“你媽胃腫瘤惡變,再不交出十萬動手術,隻能活一個月了。”走廊裡醫生的聲音很平淡,但落在葉凡耳朵裡卻像針一樣紮心。儘管早有心理準備,但到了這一刻,淚水還是忍不住湧了出來。葉凡快崩潰了,因為昂貴的費用,自己根本拿不出來。養父葉無九一年前跑船失蹤,養母沈碧琴胃腫瘤暈倒住院,剛畢業的葉凡成了家裡頂梁柱。這一年,為了給養母治病,葉凡不僅用儘了家裡積蓄,貸儘了所有網貸,還去唐家沖喜做上門女婿。他在唐家做牛做馬,尊嚴喪儘,才換來五十萬。但這筆錢,
葉辰蕭初然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65 人在讀
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,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,那些瞧不起他的人,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,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!
最新更新: 第4483章
神王楊毅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40 人在讀
戰神歸來,發現女兒被欺,生命垂危,妻子卻和彆的男人在酒店……